欢迎访问成都雅之洁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网站!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事聚焦

国际格局分水岭到来?权威..谈中国战略机遇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0-06-30    作者:admin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人类社会造成重大影响,悲观者认为,“疫情不亚于世界大战,世界将重新走向冷战和对抗”;乐观者认为,“一国独大的时代已经终结,世界将迎来规则的重塑期,中国应积极贡献中国智慧和方案”。当前中美关系分歧和挑战越来越大,国际关系格局愈发扑朔迷离,大国之间关系纷繁复杂。疫情下世界格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中国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如何抓住世界关系重塑期?6月24日,6位权威国际问题..齐聚强国论坛,共议“后疫情时代的世界格局”。

国际格局分水岭已经到来 东移现象突出

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的影响超过了大部分人的预期,它不同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没有打断全球化的进程,而疫情让各个国家走向了封闭,有的国家甚至出台政策促进本国资本的回流,保证产业链的完整,这种发展方向同二战后的世界发展模式是相悖的。

与会..认为,正是这种不确定性,让新冠疫情的影响有别于二战后其他危机所造成的影响,可以说是世界格局重塑的一个重要时期。在这种影响下,国际格局可能会出现两个重要变化,一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进一步收缩,二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将受到冲击,当然这种冲击和变化是缓慢的过程。二是世界将出现多级的变化,东亚越来越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世界格局的主导方式将从一元走向多元。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前所长陈凤英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前所长陈凤英认为,对当前危机可以用:乱、糟、难、变四个字形容。乱的方面,很像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疫情当前还充满的不确定性;糟是指经济形势很糟糕,基本同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相似,世界就一个亮点,东亚;难是在化解危机上还没有共识,各国无法团结一致,拿出一个全球方案;变是指秩序在变,世界在分化,贫富差距分化、国际关系也在分化复杂。“我们看到一个世界现在是四分五裂的,未来世界经济增长很有可能是低增长”陈凤英说。

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会长苏格认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国际社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疫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和国际关系会呈现诸多变化。但是,人类社会命运与共的本质属性和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难以全然改变。疫情,正在催化产业链布局、商业模式和宏观调控政策等发生重大变化。从前,世界经济北美、欧盟、东北亚贸易圈三分天下。未来以中日韩为核心的东北亚贸易圈和中国-东盟贸易圈,则有可能领跑并催生新的国际和区域贸易格局。

“新的世界秩序,必须要在大变革以后才能产生”,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认为,世界格局将会出现三个变化,一是由美国主导的单极霸权时代的旧世界格局加速崩溃,出现一个五到十年的格局变化过渡期。二是整个世界格局东移的现象,包括:制造业东移、资本东移、人才东移、创新东移。三是中美虽然有争论,但不会脱钩。全球后疫情时期,不会产生由一家来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说,新冠疫情的持续,将会出现怎样的分水岭呢?就是1500年文明衰退的分水岭——西方文明全面衰落。以个人自由为先的价值观,完全不能适用了。这种自由为先在疫情下变成了自私为先,而以这种价值观为主导的美国和西方其影响力也随着这种文明的衰退而衰退。

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前驻英大使马振岗

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前驻英大使马振岗表示,有些人认为疫情以后好象美国就垮下去了,然后我们中国就兴起了,这种所谓大的格局变化,不可能在短期内出现而是一个渐变形式,这个渐变的形式有快有慢。不要太乐观地估计我们中国在这种疫情当中的优势,要看到这是对人类的大冲击,大家共同对付。

中美“至暗时刻”远未到来 但不会出现“全面脱钩”

中美之间关系复杂,尤其是近年来,中美关系常常被解读将要进入“新冷战”“全面脱钩”。我国对美态度是一贯和一致的,习近平总书记曾提出,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也认为,中美之间虽然遭遇到很多困难,但合作还是.佳选择。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外交研究所副所长袁征表示,中美之间的竞争和对抗是因为存在结构性的矛盾,一是美国要维护霸权,二是中方反对霸权主义主张改革,三是美国要追求它的..安全,四是中美发展模式涉及到意识形态层面的竞争。随着我们的崛起,这种矛盾就会越来越凸显。中美关系的“至暗时刻”还没有到来,也就是未来还会遇到很多的挑战,有很多不确定性。中美竞争是长期的,但是完全脱钩不太可能。中美关系出现波动的频率会增加,振幅的幅度会加大,甚至不排除双方到了对抗的边缘,但是到了对抗的边缘之后双方又缩回来。“美国人需要时间,需要从心理上进行调试和适应”,袁征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

魏建国说,“中美不会采取脱钩的做法,更不会双方带领一帮人,要求全球各国进行选边站,我觉得这个都不可能。”他认为,中美在防范双方误判的情况下,采取更合适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矛盾和分歧,是.聪明的做法。中美今后仍然会在一些问题会有这样和那样的摩擦,但是双方采取诚信的办法,从全球的利益考虑,从中美双方利益考虑,会达成一些共识。